欢迎光临凯时娱乐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他起初真想就在这个山里家里呆着算了

日期:2017-08-25 08:36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山路畔的甜莓子 第十章天高路长(三)
  
  飞儿在新家里生活了几天,被古稀见孙和知命之年才得子的的老父子一家人稀奇宠爱得恨不得用手捧到天上去。因为生不下儿子而急得头发已经花白的母亲和几个比飞儿大了许多的姐姐们,用自己也舍不得用的香胰子和雪花膏,将本来就生得遗传了舞凤山母亲甜妹子血统的飞儿洗涮得露出了洋娃娃一般的可爱模样,又扔了那一身被饭店前的垃圾箱污染板结成了油污硬块的衣服,从头到脚换装扮得焕然一新。
  他起初真想就在这个山里家里呆着算了
  猛然间由流落街头没人管变成了有人疼爱的小宝贝,飞儿确实感到很满足,一大家子这么多人都好吃好喝把他供着,好话笑脸把他哄着,看样子就是他要天生的星星,这家人也会扛梯子上天上去给他摘。这家的爷爷奶奶已经不止一次讨论过怎么花钱租房子要安排他去塬上的大村里去上学了。
  
  过惯了不受约束日子的野孩子飞儿,吃着白馍鸡蛋在这个两山夹缝的小村子愉快了五六天,钻来跑去不多时间就将小村子的角角落落都跑了好几个来回了,再往远不是布满荆棘的荒草树林就是黄土梁庄稼地,一村子家家都游转完了也不见几个能陪他上天入地疯成的碎男娃,几个姐姐每个人天天都有父母给安排的地里的和家里的干不完的活,不可能跟着他没边没沿去玩耍。吃饱了肚子的飞儿很快就腻歪了这偏僻人少的地方。他先是十分怀念在老家清水县城南关村有那么多小伙伴在街上天天跑的日子,接着又想起被亲爸王毅安顿在甘河县单元房奶奶经常给他变花样煎炒烹炸的好吃的,唯独记不得了流落街头时在垃圾箱拣东西充饥的光景。
  
  新鲜劲过去了,飞儿就他起初真想就在这个山里家里呆着算了一心盼着等张牛娃子到十天的傍晚来接他出山去。他记住了张牛娃子许诺的保证他天天吃大鱼大肉的话,山里的这家人虽然把他当宝贝疙瘩一样稀奇着,但过惯了省吃俭用日子的农民家庭,无论怎么注意给好不容易才买来的儿子改善生活,也不过是一天三顿白馍细面供他吃饱,偶尔才背着几个也馋嘴的姐姐们给他偷偷塞熟鸡蛋罢了。要他在这个山沟里一辈子给山民当儿子,飞儿越来越不愿意了。心里不想守了,可面上和嘴上一点都不敢反映出来。从小就在县里街上混的飞儿,小小年纪就学会哄人的套路。他发挥从王毅家族继承来的说谎本事,对这管着他吃喝拉撒的一家人嘴甜得抹了蜜一样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姐姐不断口叫着哄着,在村里也是见了老人就叫爷爷奶奶,见了青年就喊叔叔姐姐,村里人都羡慕这一家买了个乖巧的好儿子。
  
  在飞儿的甜嘴哄骗下,在村里人的赞美声里,这个有了儿子有了孙子有了小弟弟的一家人,都头脑晕晕地高兴着,哪里会料得到好好的到手继承人会使他们鸡飞蛋打一场空?由他的无路可走的父亲亲自卖给他们的没娘娃会跑到哪里去?全家几辈人惯着宠着宝贝着的“油合面”生活难道会比跟着个转村打短工的汉子睡烂窑麦草窝啃冷馍喝凉水差?
  
  要说这飞儿也算得上是个头脑灵活的孩子,可惜落生到了王毅这样的家庭里,被跟着支书丈夫作威作福惯了的母老虎奶奶从小言传身教,能教出什么好来?除了顽劣打架、做贼说谎还能怎么样?他在这个新家里吃着爷爷奶奶也享受不到的好饭,穿着姐姐们穿不上的好衣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啥都不用干,可还是偷偷准备着怎么坚持到张牛娃子来接他的第十天旁晚怎么顺利逃脱。
  
  借着出去玩耍的机会,飞儿已经一个人悄悄跑去村外头不远处的公路那里侦查了好几回,他头脑里甚至设计演练了无数套逃跑方案。他站在村口的路上,幻想张牛娃子一身美国兵的装束,驾驶那种比鸟落地还方便的直升飞机,将他从一村人持刀舞棍声嘶力竭的喊叫追逐里解救了,飞机飞上公路旁的山卯顶上的时候,往下看底下一帮气急败坏的山里笨农民,该有多好玩?他埋怨张牛娃子给他说的是用车来接他而不是开个直升飞机。不过要是开个敞篷的上面架着机关枪的吉普车也很有意思,他跳飞上驰的吉普车,把紧机关枪向后面追来的人群突突突突放鞭炮也蛮有刺激的,他聪明着呢,放枪也会对着天上或者人群的脚底下,只听响声吓唬吓唬他们,可不敢真的打死人。
  
  第十天的下午终于到来了,聪明透顶的飞儿从吃饭后就一直老老实实的守在家里,那个爹娘领着几个姐姐去地里掰玉米去了,爷爷在牲口棚里忙垫圈筛草整理绳套犁耧靶蘑等秋种必备的农具,奶奶钻在灶房拾掇清楚了吃饭那一摊子,就在坐在院子里刚拉回来的玉米棒子堆上剥玉米皮。飞儿在二位老人身边飞来飞去尽力用甜言蜜语逗得两个老人嘻嘻哈哈一下午没合拢嘴。他一次次往正房厅堂跑,老人家都以为是孩子天性好动不能在一个地方安静待下去,哪里会知道他是跑到那里去一次次从全家唯一的电子座钟上去看时间呢?
  
  八点多的时候,地里干活的男主人拉了满满一蹦蹦车玉米棒子回来了,他将车后厢用撬杠翘起来,哗啦啦把一车厢玉米棒子倒在了院门外的路上说:“地里掰下来的玉米还能拉两回,我要赶紧去哩,她们娘们几个还都在地里忙哩,都想摸些黑多干一会儿,把山顶上那片地掰完哩。反正这几天有月亮哩,夜里也看得见玉米。”一直不断手剥玉米皮的老娘说:“去吧,一会儿我给你们烧汤(做晚饭)去。”农民家里只有农忙季节才做晚饭。
  
  飞儿撵上去还叫了一声男主人:“爸呀!”弄得男主人心像鸡毛翎子扫了一下似的舒坦无比,乐滋滋卸完蹦蹦车上的玉米就又开车上山去了。
  
  爷爷从牲口棚出来,坐在上房台阶上美滋滋吸了一袋旱烟,又来坐在奶奶对面一起剥玉米。
  
  飞儿就在门里门外两大堆玉米棒子里来来回回打滚栽跟斗,又做出玩累了的样子躺在玉米皮和玉米棒子里望天上的火烧云。
  
  不久天麻麻黑了,奶奶去做晚饭了,爷爷去院外自家的场院边解了拴在小树杆底下的牲口,牵着缰绳拉牲口去牲口棚给牲口拌草料。
  
  飞儿轻手轻脚去上房看钟表,指针指到了九点四十多了。他就悄悄背了装着这一家给他的好吃的和零花钱的以及玩具的新书包悄悄出院门,往和张牛娃子约好的大路那里一溜烟跑了。
  
  刚到路口,就听到张牛娃子在土崖下面的阴影处压低声音喊他:“飞儿,我在这里!”
  
  飞儿飞快跑过去。

上一篇:他凯时娱乐网站干了一辈子公安的老警察
<下一篇:张牛娃子花两千多块钱买了一辆凯时娱乐摩托车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