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凯时娱乐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风风雨雨苦多甜少活了二十几年

日期:2017-08-25 08:32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山路畔的甜莓子 第十章 天高路长(五)
  
  田美来到世上,从舞凤山上的马泉村走入万花筒似的大社会,各种原因将她一个山里的农家女,推上了组织领导全县民间艺术家的甜妹子艺术总公司经理与县政协委员的显赫地位,特殊的身份加上她自己独具的美貌和艺术才干,终于使她在小小清水县扑腾得风生水起,看上去够得上名利双收了。在舞台上电视里甜妹子百媚千娇的风姿和余音绕梁的歌声,招引得全县各色各样的男人都未免心里梦里想入非非。见她不时能出现在小县里有数的那些非富即贵的人物们公务时的镜头中及公馆里的堂会上,握不上她手的男子们和嫉妒她漂亮的女人们便都理所当然地私底下七嘴八舌将她归入进了“两蛋子”(专指靠脸蛋子勾蛋子活人的交际花烂女人)的队里说三道四。实际上,除了抢走了她姑娘身的野蛮土匪王毅逼着和她结了婚,没有尝过一天婚恋甜蜜的田美恍惚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儿子的妈妈之外,她正式算得上实质接触的,就只有有心无胆躲躲闪闪的初恋张炜和拿她当新鲜甜点尝的李白娃李局长了。一心追着她转了一段的宇林顶多的也不过是在没人处大胆拉拉她的手,二人最亲密的举动只有在南山上那一次算不上互相倾心的拥抱罢了。
  
  有当了副书记的生父杨毓晓特别关心,在五迷三道迷恋她的李局长上跳下窜的操作下,仅仅有一张职业中学音乐班文凭的田美,怎么也预料不到自己能以副科级干部的身份,风风光光地走进了全市党政干部的最高学府——市委党校,成了一名以前做梦也当不了的大学生。更想不到的是刚刚进入党校不多时间,就在林教务长和辅导员洪忻怡老师的撮合下将她和学校的青年副教授秦喆拉在了一起。要不是猛然陷入失子之痛中,田美简直是一脚踏进飞机门,就要飞到天上去了。专门跑来安慰关心她的叶腊梅和偶然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杨毓晓一样都高兴着急急催促她赶紧答应下来,并一再说要趁热打铁喝了他俩的喜酒再回省城去上班。
  风风雨雨苦多甜少活了二十几年
  高兴得过了分的杨毓晓迫不及待地亲自出马摆酒席招待几个相关的人,几番推杯换盏相互敬酒之后,借着酒气盖脸,杨毓晓激动地双手分头拉住田美和秦喆的一只手放在一起,高声说道:“小秦呀,我就卖个老,给你当个叔,今天我当着洪老师和我侄女婷婷,不不,林教务长的面说,说……”又指了指叶腊梅和临时充当他司机的红柳镇开发区副主任张炜说:“当然,还有我女子田美的公司里老部下的叶腊梅和老同学张炜的面,就,就将我女子莓子交到你秦教授的手里啦。”
  风风雨雨苦多甜少活了二十几年
  田美被生父的这些话说得满面通红撒娇说:“舅舅,看看您说得……”下意识往回缩已经被秦喆抓得紧紧的那一只手,抽了几抽没有抽出手来,忽然浑身燥热,弯腰低头将身躯扭成了像要钻进桌子底下的姿势,惹得一伙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田美红着脸偷眼看了看落落大方的秦喆,一股暖流直从心底涌上来。她差点快要晕过去了,一次婚姻,三个男人的经历,哪里经过这么暖融融气氛中的心跳眼颤?
  
  酒席上,杨毓晓抽空对林婷婷说:“婷婷,我看干脆就在这个酒席上把他们的事情定了算了,正式定了事,二人以后也好相处了。”
  
  林婷婷悄悄对杨毓晓说:“田美这一向还正为儿子的事情难过着呢,催得太紧了恐怕不合适吧?再说,就这么定了,也太低了我甜妹子妹妹的身价了,等她儿子的事情有了眉目的时候,那时候我要让他秦喆好好匍匐在我妹子脚下求婚呢。”杨毓晓说:“搞那么多客套干什么?万一这么好的对象被别人抢了去,我们可就后悔死了。”林婷婷笑着用手遮挡住嘴向桌子的一边,对着杨毓晓的耳朵说道:“放心吧,杨叔。到手的蚂蚱跑不了!您老就备好喜酒宴等着我们来贺喜吧。”杨毓晓也就没有捅破那一层纸。
  
  那晚也可能是喝了推不掉的几杯酒,加上心情激动,田美回宿舍,草草拾掇了一下就和叶腊梅一起躺到了床上,可田美一直睡不着觉,到了天快亮了,还在床上辗转反侧难入寐呢,弄得叶腊梅也陪着她熬了一整夜。
  
  叶腊梅揪了田美肉多的地方嬉笑说:“田姐呀田姐,秦教授是大烟膏子海洛因吗?一口就吃得我们清水县赫赫有名的眼睛从来看不上所有臭男人的美人儿甜妹子神魂颠倒废寝忘食了?”
  
  田美“哎哟!哎哟!”喊着疼拍打着叶腊梅和她同样粉白的皮肉地方说:“你这个火辣辣的碎辣椒,说话还这么尖利!”
  
  叶腊梅也学着田美那样尖声“哎哟哎哟”了一阵子,才正经起来叮嘱田美说:“我给你说,我的亲姐姐呀,秦喆教授的确是你难得的理想对象不错,但人家毕竟是有那么好的条件,一般情况怎么会看得上咱呀?还不是以前条件相当的媳妇狠心甩了他,把他放在半路上了,他求安宁可靠才把目标放在你这里来。要不,那样好条件的人,赶着粘着追他的大闺女还不是一抓一大把?咱无论怎么说毕竟还有个死了爸爸的儿子呢。”
  
  叶腊梅提到了儿子两个字,搞得乐而忘忧的田美心一酸又要扁嘴露哭相了,吓得叶腊梅急忙制止说:“哎呀哎呀,看我怎么又说这话了?”拍了自己嘴部一下说:“该打嘴,该打嘴!”接着翻身半爬起双手压住也要往起爬到田美,认真说道:“姐呀,我正经给你说,世间所有的男人都喜欢自己的情人是欲女,妻子是淑女呢。寻找妻子既要长得美,还要得是个贞节烈女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她和凯发国际娱乐那样的任重道远的特殊侦查员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