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凯时娱乐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介绍 >

老太婆就撺掇着儿子去红柳镇中心小学

日期:2017-08-25 08:48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山路畔的甜莓子 第九章 溪流入河 (八)
  
  作恶多端的罪犯王毅在一声正义的枪声中丧命,清水县割除了一个深藏不露的毒瘤。造成许多家庭父子夫妻兄弟间为钱而反目成仇的白皮纸烟绝迹了,刚在小青年中流传开来的摇头丸冰毒也不见了。已经染上了毒瘾的人弄到钱也买不到那些东西,忍不住毒瘾发作,难受得在家里发疯胡成,见家里人再心疼再气愤也不能给他们拿回来救命的东西,终于受不了万箭穿心的难受,乖乖被送进了县里临时设立的戒毒所去了。不只是田美这样笼罩在王毅阴影里成天提心吊胆的人放下了悬在半空的心,就是和王毅没有任何牵连的人也都为铲除了罪恶的毒源根子而庆幸欢心,要不打掉这一罪恶之源,谁家都预料不到会不会有人忽然陷进去出不来。
  
  被王毅放在清水县西北一百多里地的甘河县的王毅妈和孙子飞儿却因王毅的一命呜呼而逼上了绝境。她出于一个农村文盲老太太的劣质天性,跟着当过支部书记的丈夫的确在南关村作威作福过。因为不争气的小儿子王毅作奸犯事,支书丈夫打散完了几十年搜刮的钱财,也只保住了小儿子王毅的命。在人面前吆五喝六惯了的土皇帝,哪里咽得下低三下四送钱送物还得忍气吞声说好话的气?跟着就在王毅被判刑劳教的同时一命呜呼见阎王去了。老太婆自知即使已经臭名远扬的小儿子王毅劳教回来,要再找一个像模像样的媳妇绝对没有可能了,所以就抓住王毅和田美共同的儿子飞儿不放手,目的就是想用飞儿拴住田美。为了儿子将来有靠,老太婆使泼耍横硬是从田美和桃花手里抢走了她的孙子飞儿。
  
  无论是什么人,都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子孙后代栽培成歪瓜裂枣的流氓二流子,王毅妈也不想孙子变成她那个不成器儿子王毅第二。飞儿刚到上幼儿园的年龄,老太婆就把他送到村上的幼儿园去学习,指望宝贝孙子能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受到早期教育,不料飞儿却受不了其他小孩子喊他“流氓儿子碎流氓”、“野种子”,打架打得好几个小朋友头破血流,终于被老师赶回家再也不要他去幼儿园了。老太婆求人说好话,又将飞儿送到一家私人办的幼儿园去,不几天又因为打架被退了回来。没办法,只好任他由着性子在村里胡跑乱闯自生自长。她清楚靠她一个老太婆要教养好飞儿困难太大,可为了儿子出狱后能有个落脚处,为把田美拴住,只得狠心当恶人。不料对王毅没有了一丝一毫情感的田美铁了心不愿意回到王毅家来,王毅妈无望之下,就完全断了让田美和飞儿见面的念头。她怀着报复之心想:“好你个狠心的田美,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难道你田美的心真的是石头?我儿子王毅即就是在众人眼里都看做是恶人坏人,可怎么说也都和你生下了儿子了,你咋么就能狠心要和我家割切了关系,要带上我家的孙子上谁家的门去?我儿子再坏再对不起别人,我家里没见王毅拿回来过一分钱,还不是把从外边弄的钱都用给你和你一家人身上了?你一个烂代课教师,一月就一百来块钱,凭什么和你娘都在那个小学生活的?那点钱够吃喝钱还是够穿戴钱?”
  
  王毅坐牢回家,去耍赖皮纠缠骚扰田美,甚至教唆儿子道:“田美她本来就是你媳妇,虽说是和你离了婚,可五年多都不再嫁人,还不是不死心等你着哩?飞儿在咱们手里呢,她不和你复婚由不了她!你去寻她,拿儿子逼她,她只有乖乖跟你回家来一条路。”
  
  这样的家教,能教养出什么好后代来?土皇帝丈夫和泼婆娘妻子两个用从南关村村民们牙缝里挤压骨头里搜刮出来的血汗,养得三个儿子没有一个成才的。老三王毅不用说了,老大占了村里学校临街的两间房开了一个录像游戏厅,弄得一个个小娃娃在教室里坐不住,偷了家里的钱没黑没明坐在他的黑屋子不出来。见有的小娃实在从家里拿不出钱来了,他就教唆撺掇他们去小偷小摸弄钱,甚至用偷来的手机电器下水井盖甚至自行车摩托车顶账。村里人碍着书记的淫威敢怒而不敢言,那书记一死,就有人举报被公安局突击查封了。要不是老大两口子把从小孩子们手里搞的钱全部都送出去买通关系才免于拘留,她家里可能就得给劳改监狱送进去第二个成员去了。老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学只念了几天,就偷着拿了家里的钱去赌场混日子,先是摇单双耍纸牌,后来就揭碗子当宝官成了专职赌棍。世界上从来没有靠赌博发家致富的,书记家的老二也一样,老书记没了,赌资断了,老二在赌场上也就没有了底气,很快就变成了被高利贷压得直不起腰了的瘦干鸡。
  
  两个云雾里跌下来的二货,要在外边捞钱没有了门路,只有都跑回家在老娘身上打主意,王毅妈有心护犊子帮儿子也力不从心了,丈夫搞的钱还在他在世的时候就为小儿子的官司都送给人了,老太婆带着一个孙子飞儿吃饭都有困难,哪里有钱再去给老大老二填窟窿?逼得两个儿子联合老婆孩子将老太婆和王毅的儿子从一楼正屋赶进了进大门一角的杂物贮藏间去住了。要不是王毅从监狱回来发脾气耍刀子,吓得两个哥哥给老娘让出了正屋,老太婆就可能把她顾不上养活了的飞儿还给田美了。
  
  正当她走投无路要将飞儿还给田美去的时候,抢了警察的枪逃窜在外的小儿子王毅回来了。暴发有了钱的王毅接了老娘和儿子出去住在了距清水县不远但属于邻省的甘河县。甘河县对邻省来说是边远的山区小县,但和清水县紧邻,由于不属于一个省的行政管理,虽然近在咫尺却基本上没有什么联系,常在红柳镇隐藏的王毅要去看老娘和儿子也很方便,要不是老太婆要接续她坚持了许多年的南山上老爷庙的烧香敬佛,王毅就不会让她冒着暴露自己的危险带孙子回家去赶腊月二十八的庙会。若不是老太婆执意回家参加庙会的敬神老婆子队伍,他儿子就不会被省公安厅的侦查员薛剑锋叶腊梅跟着冯娜仁的红色小轿车踪迹追到红柳开发区去踩住了狐狸尾巴,最终被军警捣毁了老巢。
  
  被王毅给留了些钱就放在甘河县的单元房里的王毅妈和飞儿,起先还因为王毅留的钱足够生活花费而过得丰衣足食。要不是人生地不熟似的王毅妈心里不安,孙子飞儿也根本在房子里呆不住,经常跑到外面去惹是生非,祖孙两个生活的也算是很可以了。

上一篇:效法古人头悬梁锥刺股的刻苦精神
<下一篇:知道儿子王毅逃狱在外忽然变成了有钱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