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凯时娱乐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两个世界的两个人

日期:2017-08-25 08:41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答应了秦喆的相约,田美一夜心里激动,好久难以入睡。对文质彬彬的秦老师的讲课,田美因为学得很不轻松,听课的时候大脑里一团乱麻,根本理不清头绪,所以从来不敢大胆抬起头来正视滔滔不绝恣肆洒脱讲课的秦喆的目光,她印象里对秦喆只觉得他是个高个子偏瘦的白净人,戴一副黑边眼镜,说话略微有些低沉。咖啡色的夹克搭配着浅蓝色牛仔裤加上一双估计是品牌货的月白运动鞋,显得特别的干练精神。刚来党校上学不久的田美心目中的秦喆完全是和她,虽然分别都是离婚独处的男女,她怎么也不会想自己会和秦老师有什么故事发生。所以,当秦喆和她在党校僻静的树荫下的鹅卵石水泥路上相遇,关心她并约她单独辅导的时候,她就激动得差点要热泪盈眶了。无论怎么说,田美毕竟正是二十几岁春花怒放的妙龄女子,去一个单身男人的家里去,难免不引起心底里压抑着的春潮荡漾。光是穿什么衣服去,去了第一句话怎么说就搞得她辗转反侧,想来想去也拿不定主意,直到朦胧睡去了,还没有最后定下来。
  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两个世界的两个人
  第二天一大早,田美就醒来了,她先草草抹了一把脸,就拿出从县里带来的所有衣服往身上比划着挑选,选来选去也没有一件特别中意的,她后悔在甜妹子总公司的时候,给自己购置的衣物大部分都是登台演出需要的那些大红大绿的艳丽服装,没有注意买几身适合她的年龄和身份、档次差不多的品牌衣服。她真想给秦喆打一个电话,将和他见面的时间往后推一下,好先去街道商场去给自己买一身能穿到人面前去的行头。但又担心要是人家秦喆老师下午有事挤不出时间了,不就耽搁了这一难得的时机了吗?她不想为了美丽而坐失良机,就在一堆衣物里挑了一件粉红色短夹克和浅白色松紧窄腿裤配上高跟白皮鞋穿了,又扭腰弄姿自我欣赏了一通,感觉上下凸凹分明,身架还算过得去,就去拿出化妆盒想通过人工努力再给自己增加几分姿色。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田美一接,是在省城的叶腊梅打来的。田美以为叶腊梅是告诉她儿子飞儿消息的,赶紧压了接听键焦急问:“腊梅妹子,是我儿子找到了吗?”
  
  那边的叶腊梅稍微迟疑片刻才说道:“我们这里办王毅案子的人说了,他们在和你们县西北那个甘河县找到王毅藏他娘和儿子的地方了,去搜查的时候,给那一老一少留了二百块钱就走了,说不清你儿子和他奶奶怎么样了。我又向甘河县的公安局打问,人家说他们把那老太婆送回清水县老家南关村了,没有见着你儿子飞儿。”
  
  田美听到这里,立即头脑“嗡嗡嗡”乱径了,哪里顾得上再去费心打扮,嘴里只自言自语念叨着:“我要去找我儿子!我要去找我儿子!……”在宿舍里转起了圈子。
  
  叶腊梅最怕田美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焦急,听到田美不断头就说着那几个字,急忙叫田美不要放电话,从那一头劝说道:“田姐,田姐!你千万不要太急了,一切都有我们呢!我这里正在想办法呢!”
  
  田美仍然只一句话:“我要我儿子!我要我儿子!……”
  
  叶腊梅也急了,赶紧说:“田姐,你人在哪里?还在清水县的甜妹子总公司吗?我马上来清水县找你。我还以为你儿子已经回去了呢。怎么他奶奶回去多日了,还没有见到你儿子呀?”
  
  田美这才大体上听清了叶腊梅的话,就说:“我不在清水县了,我在市委党校念书着呢。”
  
  叶腊梅赶紧说:“你看你看,你让我打听孩子的消息,我以为你人在清水县,只要孩子他奶奶回去了,你见不到孩子,一定会还给我说,谁知道你人不在清水县城了,这不两耽搁了吗?”叶腊梅又问道:“怎么?宇林和王毅家一个村,也没有告诉你?”
  
  田美说:“宇林和他孩子妈妈复婚了,可能是避嫌,再不和我联系了。”
  
  叶腊梅说:“宇林大哥不是那样小肚鸡肠的人,你不好说,我问问他,”就立即给宇林拨电话。
  
  宇林接了电话说他正带着妻子儿子在外边旅游还没有回清水县去呢。他听叶腊梅说了田美儿子还不见的消息,也很着急,马上就给田美打电话说:“我出门去有一段时间了,家里那边一直没有联系过,实在不知道飞儿不见了,你先不要着急了,我想办法给村里谁打个电话问一下。”
  
  不长时间,宇林就给田美打电话说:“我问了我一个本家兄弟,他说王毅他娘是回来了,可人完全变成了个疯老婆,除了能自己给自己往嘴里不断头塞东西吃,再问啥都嘿嘿哈哈说的谁都听不出头绪。”
  
  田美急忙问:“那,我儿子呢?”
  
  宇林说:“村里人没有人见过飞儿,也都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田美更焦急了,再也不理会宇林怎么说,不由自主又念叨起来:“我要我儿子!我不念党校了,我回去找我儿子去!”
  
  宇林觉得自己远在他乡,帮不了田美的忙,就把情况给叶腊梅说了。叶腊梅也很怕田美急出病来,就又赶紧给田美电话说道:“田姐呀,你先不要太着急着往回跑,刚好我星期天也在家,省城这里距离你们市里不远,我开车过来找你。你千万等着我,等我来了,咱姊妹一起想办法找孩子。无论怎么说,我也是在省公安厅工作的警察,孩子走失的甘河县公安上也许能拐弯抹角找到熟人呢。”
  
  田美这时候哪里还有心情打扮去秦喆家?早饭一口东西也没有吃,只坐立不安等着叶腊梅来。
  
  秦喆也差不多和田美一样想了一夜事,他觉得自己对田美的确是一见钟情了。作为一个档次较高的知识分子,要不是一番同学同事同为副教授的恋爱结婚和共同生活又客气分手的一段经历,如果是第一次的婚姻选择,秦喆可能对田美这样文化程度基本没有,倒有个儿子的离婚女子根本放不到预选对象里面去。是那位已经是外国公民的前妻为了自己的追求,不管不顾离他而去的无情举动,使他对婚姻上面的门当户对和才貌般都配的必要性完全不认同了。他想:“婚姻的本质就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睡觉过日子,家庭又不是学术讲台,追求对方的高学历有什么意义?只要人长得能有兴趣一辈子看下去,心术好会家务,回家去有顿可口饭、有个热被窝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当林婷婷教务长和洪昕怡老师给他提起介绍田美的时候,他立即就感到楚楚动人的田美似乎就是上帝安排下来和他配对来了一样合适。
  
  秦喆副教授也像田美一样设计着自己和田美约会的那情那景,早起就将家里的旮旯拐角都清扫抹洗归置得窗明几净有条有理了,才胡乱吃了几口凉饭,匆忙去小区门口等田美。一直等到八点半过了,九点钟也过了,还不见田美的影子,秦喆副教授也等得焦急起来,他以为是田美像其他学员那样都星期天睡懒觉忘起床了,不好意思去敲田美宿舍的门,就去了田美宿舍那个学生公寓的楼下装作散步,转来转去等田美从楼梯门口那位楼管大嫂坐守着的地方出来。
  
  又等了多半个小时,仍然看不见田美下楼来,秦喆实在等不住了,就径直往楼管大嫂那里走去。
  
  楼管大嫂认得秦喆副教授,就招呼道:“秦教授,您找人吗?”
  
  秦喆直腰板脸正经说:“你见田美同学下楼来了吗?我和她说好辅导功课呢。”
  
  楼管大嫂凑近秦喆小声说:“她还没有下楼来哩,我听她那一层下来的同学都说,田美一个人在宿舍关着门哭哩。”
  
  秦喆心里尽管着急,但碍于学校的制度规定,不好一个人就跑上楼去敲田美的门,就对楼管大嫂说:“那咱俩去看看她出什么事情了!”
  
  楼管大嫂答应着走在秦喆前头带他上了楼梯,又走前去敲了敲田美的宿舍门说:“田美同学,秦教授找你哩。”又退后下楼去了。
  
  田美两眼通红给秦喆开了门说:“秦老师,您来了。实在对不起,我自己有点事,没按时去拜访您。”
  
  秦喆关心地问道:“你一夜忽然怎么了?哭得这个模样。”
  
  田美说:“没事,我在等一个省公安厅的朋友哩。”
  
  秦喆不信说:“不对!等个朋友你哭啥呢?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多少给你帮上一点忙。”
  
  田美忍不住,就给秦喆说了儿子失踪了的事情。说着说着又抖着肩哭泣起来,并说了省公安厅的叶腊梅要来帮忙和自己不想再在党校念书了的话。
  
  秦喆关心说:“这么大的事情要从长计议,大家一起商量想办法看怎么办好,突然就自己做主离校回去不太合适。”又说:“你和洪老师林教务长说了没有?”

上一篇: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迈过了这个坎
<下一篇:在凯发国际娱乐世界里过上幸福美满的新生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