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凯时娱乐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迈过了这个坎

日期:2017-08-25 08:40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杨毓晓就给张炜说:“在前面路口折回去,先去党校接了田美,一起去宾馆。”路上,杨毓晓顺便给宾馆打电话定了房间和饭厅。
  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迈过了这个坎,
  在党校田美住的女学员宿舍里,费尽心机劝得自己也口干舌燥的叶腊梅见田美已经由捶胸顿足无状嚎啕慢慢变成了缩脖耸肩哽咽抽泣了,正张罗着给田美掺温热水洗脸梳妆,要出去吃饭的时候,再次乘车进党校门的杨毓晓打来了电话:“莓子,我和张炜有事来市上了,晚上请你们党校几个老师吃饭。我们的车已经进党校大门了,你收拾一下在宿舍楼底下等我来接你。”
  
  田美刚刚给叶腊梅倾诉完,还没有从悲痛中恢复过来,继续悲戚道:“我心里难受,不想去饭店。您自己和其他老师去吧。”
  
  杨毓晓决断说:“那怎么行?我请老师吃饭也全都是为了你着想,赶紧收拾收拾一起去!其实也没有请别人,就林教务长、洪老师和秦教授三个人。听说省公安厅的叶腊梅警官来了,你代我也一起请来吧,飞儿失踪的事情县里公安局已经立案查出了一些线索,正在追捕带走他的张牛娃子哩,很快就会有结果,你不要太着急担心了,自己先哭坏了身体,怎么去找孩子?”
  
  叶腊梅在一旁继续劝说田美:“我说莓子姐姐呀,你舅舅说的有道理,人生在世,哪里会有不遇坎坷的路?别丧失信心,只要后面的日子就好过了。”将手里已经扭了水的湿毛巾递给田美去抹脸说:“别再钻牛角尖了,出去多见见人心情就会开朗起来。”
  
  田美听杨毓晓请的几个人都是自己愿意接触的人,也想离开已经被自己几天的痛苦熬煎弄得空气也快要沉闷凝固起来的宿舍,就说:“我这个模样还能出去见人吗?”
  
  叶腊梅安慰她说:“都不是外人,大家都关心着你呢,都知道你这几天心情不好,谁在乎你什么模样?赶紧收拾下去,杨书记可能都到了楼下了。”
  
  小车在党校的水泥大道上往学员公寓楼拐的时候,杨毓晓又给林婷婷打电话说:“我的车又回你们党校来了,洪老师和秦教授需要不需要我登门去邀请呀?”
  
  林婷婷说:“洪老师我给她说好了,她和我一起去。秦喆那里我考虑您让田美出面代表您邀请他最好。”
  
  杨毓晓忽然灵机一动,想先见一见秦喆这位准女婿,就问张炜:“车出门的时候装礼物了没有?”他知道,平时只要是县级领导到省市去,不用领导亲自过问,底下办事的就会操心在后备箱装上县里包装好了的土特产和一些高档烟酒之类的礼品,以备必须的人情门户之需。这回是私事,也走得急,他怕张炜来不及准备,所以问了问。
  
  谁知张炜毫不迟疑痛快说:“拿了,后备箱装满着呢。”
  
  杨毓晓这才放心说:“那就趁时间还早,去几个老师家里转一转去。”
  
  张炜没有接杨毓晓的话茬,指着公寓门厅口说:“杨书记,田美她俩下来了。”
  
  叶腊梅半扶着田美出楼门一眼就看见了杨毓晓的黑色小轿车了,不等车里人摇下车窗招呼,就问田美说:“你是坐你舅舅的车去还是坐我的车后面跟着?”
  
  田美说:“先问问他们怎么安排的吧。”
  
  二人就互相拉手往杨毓晓的车前走,这时候,张炜已经开了前车门出来站在道沿处招呼:“莓子,你怎么样了?”
  
  田美真想一头扑进情人张炜的怀里去再酣畅淋漓大哭一场,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不敢有过分举动,只得忍住已经在眼眶滴溜转得就要溢出来的泪花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哇!……”终于没有挡得住泪水往下流,慌乱用叶腊梅递来的纸巾抹眼睛。
  
  张炜碍于还有旁边的叶腊梅和车里的杨毓晓看着,不能有过分亲近的关切,只好说:“杨书记正催县公安局查着呢,你不要太伤心了,身体要紧。”又指着车后排坐着的杨毓晓说:“先把你眼泪收起来,杨书记还要你领路去拜访秦喆教授和几个老师去呢。”
  
  杨毓晓将车门开了一半露出头来向田美和叶腊梅说:“啊!叶警官也在哩。我想见见党校几个老师去,你正好陪莓子一起去,好吗?”
  
  田美摸着自己哭得红肿的眼睛说道:“您先去吧,我这邋遢样子怎么能去人家家里?”
  
  杨毓晓下车来说:“就去几个这几天对你操心了的老师家,感谢感谢人家关心你。都知道你这几天的心情不好,肯定也不计较啥。”
  
  张炜开了前后车门让田美和叶腊梅上车说:“快上车走吧,晚饭前还得都去宾馆那边呢。”
  
  田美说:“不用坐车去了,几个老师都在党校后院那边的家属院住着呢,走着去一会儿就到了。”
  
  张炜低声对田美说:“车上有要给老师们的礼物呢,我们几个提着搭伙成群去不方便也不好看。”他跟着领导去省市送过东西,深谙送礼程序,都是开了车停在家属楼的角落处再一家一家分别敲门进去。
  
  杨毓晓说:“这回是私事,没有什么需要避讳的,就是这一段路,拿的东西都是些土特产,有点重不好拿。”又望着叶腊梅给张炜叮嘱:“刚好叶警官也在,都是为了莓子的事情专门来的,走的时候给叶警官也记着送点苹果和土鸡蛋。”
  
  张炜连忙说:“忘不了,这事我记下了。”
  
  叶腊梅忙说:“不要不要,我和田姐这关系,用不着见外。清水县的苹果和土鸡蛋我在县上的时候可没少吃过。”
  
  杨毓晓说:“都是些土特产,带回去让家里人尝尝,也顺便对熟人宣传宣传我们清水县,提高提高我们县的知名度呀。哈哈哈……”见田美和叶腊梅因为从公寓楼去家属院路程实在不长,都没有坐车去的积极性,就对张炜说:“我们几个走着去吧,你先去把车停在院子里等着。等张炜开车前边走了才去和田美叶腊梅一起走。
  
  田美虽然已经心知肚明自己就是杨毓晓的亲生女儿,可碍于世俗顾忌,从来没有公开叫过杨毓晓一声“爸爸”,所以她在杨毓晓面前一直感到甚至比接触一般人都生疏有距离,不能像其他女儿在父亲面前那样可以撒娇、可以有话就说。因而,这次已经一起走在拜访老师去的路上了,田美还不知道杨毓晓要带她去找哪几个老师,不知道要先去哪个老师的家里呢。她不好意思贸然张口询问,只好低头任叶腊梅拉着她默默跟着杨毓晓往后院的家属院那里去。
  
  杨毓晓回头对田美说:“咱先去秦教授家去吧,你知道秦教授家的楼房号吗?”
  
  田美说:“我不知道。”
  
  杨毓晓就给林婷婷拨电话说:“婷婷,我已经在宾馆的饭厅安排好晚饭了,现在在你们党校呢。想先趁晚饭前来你家和洪老师还有秦教授家走一走,可不知道你们都住在那哪里不好找呀。”
  
  林婷婷那边急忙说:“杨叔呀,我这里您就先不必来了,我得赶紧给家里孩子和孩子爸拾掇好晚饭好去吃您老人家的宾馆好饭菜去呢。”
  
  杨毓晓说:“我来了也不多说话,就给你带了一点土特产,放下就走,不耽搁你做家务。”
  
  林婷婷说:“杨叔,这您就有点见外了,您既然这么说,我就更不要您来我这里了。心意我满满领了,人就先不必要来了,以后有机会我叫了我爸妈专门在家里招待您和清水县我杨姨。”又说:“我先给秦教授去个电话,让他下楼在家属院大门口接你们,洪老师那里让秦教授带你们去就是了。对不起,不多说了,我锅上还熬着稀饭呢,一会见。”
  
  杨毓晓还要强调去林婷婷家,继续对着手机“喂喂喂”着,见没有回音了,只好喃喃说:“怎么挂了?”
  
  几个人刚拐上正对党校家属院的那条大路,远远就看见一个人急匆匆迎上来了,叶腊梅给杨毓晓说:“秦教授来了!”

上一篇:完全没有山外大小河凯发国际娱乐的现代化污染
<下一篇: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两个世界的两个人

最新文章: